有人拉不到客户,有人年薪百万

无止尽的996、没日没夜的加班,32岁的周伟奇在互联网游戏行业熬了八年后,身体被严重透支,他迫切想给自己放一个长假。

机缘巧合,他认识了一位值得信任的保险代理,动起了转行的念头。辞职、参加培训、上岗,说干就干。和所有保险代理一样,周伟奇从亲戚、朋友、前同事开始突破,开单、提成来得都很快。基于自己的互联网经验,他还尝试着打破保险行业的熟人生意惯例,用互联网广告的方式打开陌生人市场。

然而,现实狠狠打了他的脸,没有陌生人愿意信任他,眼看“关系单”消耗殆尽,一年后,他又不得已回到了互联网行业。

过去几年里,看似时间自主、收入颇丰的保险行业,不少人站稳了脚跟,但更多的人,没能扛住残酷的淘汰机制,怀揣年薪百万梦进来,碰了一鼻子灰出去了。

数据显示,保险代理人数量从2019年的近千万人到2021年直接腰斩。个人因素、疫情影响、保险行业积弊在这两年统统释放了出来。“时间自由”“百万年薪”听起来虽好,但永远不要低估现实的残酷。

有人拉不到客户,有人年薪百万

1992年,国外保险行业通用的个人代理制度,被友邦保险带入中国。一时间,苦于打不开市场的国内保险公司纷纷效仿。大规模增员,推行人海战略,把代理人当成客户“养”,各保险公司的业绩一路高歌猛进。

行业的第二阶段从2015年开启。这一年,保险行业取消了资格考试,开启了狂奔模式。包括友邦保险、平安保险在内的大量保险公司不惜重金,招揽了大量高产能、高素质、高收入的“三高”代理人,打响了各自的招牌。

数据显示,2009年,全国保险营销员仅有290万人,到2019年,保险公司的个人代理人达到了912万人。现在来看,这是历史性的高点。

35岁的萱萱就是在行业顶峰2019年加入的。她2008年进入媒体行业,2015年转型到互联网公司负责品牌公关,2017年曾跟人合伙创业。

萱萱回忆,2019年初,正在情绪低谷时,她见了一位加入保险行业的朋友,“我发现她整个人闪闪发光,交谈中神采飞扬、眉飞色舞,我很受吸引。”

参加了朋友推荐的培训后她就入职了。有过往人脉积累,前半年开单很顺利,萱萱业绩不错,平均每月都能有2万元以上的收入。还因为发展了4个新成员,她顺利升到了一级主管的位置。

包括周伟奇和萱萱在内,受访的大部分互联网和媒体从业者都对深燃提到,996或007的工作节奏、亮红灯的身体状况、职业上升的瓶颈、被淘汰的危机,是他们离开原有行业的主要原因。

而选定保险行业,大多数人看重的是保险行业时间自主支配、业务灵活性大、付出和回报成正比、职业通道不受限。

张琼告诉深燃,她在2019年从互联网行业离职后,看到很多同行转到了保险行业,出于好奇,她主动联系了几个人,了解之后她觉得,保险行业确实可以解决她的年龄焦虑、上升空间问题,她也认可保险的社会价值。

但入行之后他们才发现,事情远没有想象中的简单。

“保险做的是‘缘故(指熟悉的人)’生意,也就是亲朋好友以及他们的转介绍生意,但每个人认识的人有限,如果没有办法打开陌生渠道,就很难长久地做下去。入行的时候设想的是我要多渠道销售,用类似各种互联网广告的形式去推广。”周伟奇告诉深燃。

但他打出去的广告只让他开了两三单,之后就再也没有了下文,很快他就发现这种模式行不通。而回过头再去找熟人时他发现,以前的客户并没有新的需求。大半年时间过去了,周伟奇的保险生涯就定格在了22单上。

萱萱经历了半年的高歌猛进,业绩压力越来越大,开发新客户却越来越难,她也陷入了僵局。

当然,不可否认,保险行业和众多竞争激烈的行业生存法则一样,也是二八定律,确实有人转型后突出重围,实现了年薪百万。

小宇从媒体转行到投资机构做公关经理,拿着不低的薪水,过着高大上的生活。但她焦虑于五年之后自己的职业方向,选择了离开。确定了保险行业处在快速增长的轨道上,且职业路径不受限,她入行了。她给自己的规划是,做好了就留在保险行业,做不好就当积累经验,再去互联网公司保险板块应聘。

她甚至给自己制定了三年之内年薪百万的目标。小宇是一个极度热情、精力充沛,能给人强烈的亲切感和信任感的人。入行以后,她的收入每年翻番。第三年,她如愿实现了年薪百万的目标。

但这样的人毕竟是少数,更多的人,面临的是新的挑战。

亏钱卖保险,转型的互联网人开始逃离

为了保住主管的位置和业绩,萱萱走上了一条肉眼可见的“不归路”。

据介绍,保险行业将代理人为自己和家人买的保险产品称为“自保件”。近年来,保险行业管理变严,不允许再拿“自保件”充业绩。但萱萱顾不上那么多了,开不出订单来的日子,她开始狂给自己和家人买保险。

买这些保险之初她就知道,为凑业绩而买的大多数产品根本就用不上,她的规划是择机退掉,有的产品她买的时候就打定主意第二年直接不续保了,第一年的保费权当打了水漂。

算下来,萱萱在该保险公司一年多,收入10多万元,但她自掏腰包买的保险数额在13万元左右,等于自己白白工作了一年多时间还亏进去两三万元。

萱萱在最后半年基本上处于脱轨状态,直到连续三个月业绩不合格,她被公司自动除名了。

事后总结,萱萱觉得这个结果跟自己的性格有很大关系。首先她从小对保险就有点抵触,入行之后改观了,但她还是担心别人戴着有色眼镜看她。她也担心未来一旦没有帮助客户成功理赔,还会遭到埋怨。公司让营造积极向上的人设,她也不愿意做。

原文连接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