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码

2月09

  • 有人拉不到客户,有人年薪百万

    14:36 作者:小伍同学

    无止尽的996、没日没夜的加班,32岁的周伟奇在互联网游戏行业熬了八年后,身体被严重透支,他迫切想给自己放一个长假。 机缘巧合,他认识了一位值得信任的保险代理,动起了转行的念头。辞职、参加培训、上岗,说干就干。和所有保险代理一样,周伟奇从亲戚、朋友、前同事开始突破,开单、提成来得都很快。基于自己的互联网经验,他还尝试着打破保险行业的熟人生意惯例,用互联网广告的方式打开陌生人市场。 然而,现实狠狠打了他的脸,没有陌生人愿意信任他,眼看“关系单”消耗殆尽,一年后,他又不得已回到了互联网行业。 过去几年里,看似时间自主、收入颇丰的保险行业,不少人站稳了脚跟,但更多的人,没能扛住残酷的淘汰机制,怀揣年薪百万梦进来,碰了一鼻子灰出去了。 数据显示,保险代理人数量从2019年的近千万人到2021年直接腰斩。个人因素、疫情影响、保险行业积弊在这两年统统释放了出来。“时间自由”“百万年薪”听起来虽好,但永远不要低估现实的残酷。 有人拉不到客户,有人年薪百万 1992年,国外保险行业通用的个人代理制度,被友邦保险带入中国。一时间,苦于打不开市场的国内保险公司纷纷效仿。大规模增员,推行人海战略,把代理人当成客户“养”,各保险公司的业绩一路高歌猛进。 行业的第二阶段从2015年开启。这一年,保险行业取消了资格考试,开启了狂奔模式。包括友邦保险、平安保险在内的大量保险公司不惜重金,招揽了大量高产能、高素质、高收入的“三高”代理人,打响了各自的招牌。 数据显示,2009年,全国保险营销员仅有290万人,到2019年,保险公司的个人代理人达到了912万人。现在来看,这是历史性的高点。 35岁的萱萱就是在行业顶峰2019年加入的。她2008年进入媒体行业,2015年转型到互联网公司负责品牌公关,2017年曾跟人合伙创业。 萱萱回忆,2019年初,正在情绪低谷时,她见了一位加入保险行业的朋友,“我发现她整个人闪闪发光,交谈中神采飞扬、眉飞色舞,我很受吸引。” 参加了朋友推荐的培训后她就入职了。有过往人脉积累,前半年开单很顺利,萱萱业绩不错,平均每月都能有2万元以上的收入。还因为发展了4个新成员,她顺利升到了一级主管的位置。 包括周伟奇和萱萱在内,受访的大部分互联网和媒体从业者都对深燃提到,996或007的工作节奏、亮红灯的身体状况、职业上升的瓶颈、被淘汰的危机,是他们离开原有行业的主要原因。 而选定保险行业,大多数人看重的是保险行业时间自主支配、业务灵活性大、付出和回报成正比、职业通道不受限。 张琼告诉深燃,她在2019年从互联网行业离职后,看到很多同行转到了保险行业,出于好奇,她主动联系了几个人,了解之后她觉得,保险行业确实可以解决她的年龄焦虑、上升空间问题,她也认可保险的社会价值。 但入行之后他们才发现,事情远没有想象中的简单。 “保险做的是‘缘故(指熟悉的人)’生意,也就是亲朋好友以及他们的转介绍生意,但每个人认识的人有限,如果没有办法打开陌生渠道,就很难长久地做下去。入行的时候设想的是我要多渠道销售,用类似各种互联网广告的形式去推广。”周伟奇告诉深燃。 但他打出去的广告只让他开了两三单,之后就再也没有了下文,很快他就发现这种模式行不通。而回过头再去找熟人时他发现,以前的客户并没有新的需求。大半年时间过去了,周伟奇的保险生涯就定格在了22单上。 萱萱经历了半年的高歌猛进,业绩压力越来越大,开发新客户却越来越难,她也陷入了僵局。 当然,不可否认,保险行业和众多竞争激烈的行业生存法则一样,也是二八定律,确实有人转型后突出重围,实现了年薪百万。 小宇从媒体转行到投资机构做公关经理,拿着不低的薪水,过着高大上的生活。但她焦虑于五年之后自己的职业方向,选择了离开。确定了保险行业处在快速增长的轨道上,且职业路径不受限,她入行了。她给自己的规划是,做好了就留在保险行业,做不好就当积累经验,再去互联网公司保险板块应聘。 她甚至给自己制定了三年之内年薪百万的目标。小宇是一个极度热情、精力充沛,能给人强烈的亲切感和信任感的人。入行以后,她的收入每年翻番。第三年,她如愿实现了年薪百万的目标。 但这样的人毕竟是少数,更多的人,面临的是新的挑战。 亏钱卖保险,转型的互联网人开始逃离 为了保住主管的位置和业绩,萱萱走上了一条肉眼可见的“不归路”。 据介绍,保险行业将代理人为自己和家人买的保险产品称为“自保件”。近年来,保险行业管理变严,不允许再拿“自保件”充业绩。但萱萱顾不上那么多了,开不出订单来的日子,她开始狂给自己和家人买保险。 买这些保险之初她就知道,为凑业绩而买的大多数产品根本就用不上,她的规划是择机退掉,有的产品她买的时候就打定主意第二年直接不续保了,第一年的保费权当打了水漂。 算下来,萱萱在该保险公司一年多,收入10多万元,但她自掏腰包买的保险数额在13万元左右,等于自己白白工作了一年多时间还亏进去两三万元。 萱萱在最后半年基本上处于脱轨状态,直到连续三个月业绩不合格,她被公司自动除名了。 事后总结,萱萱觉得这个结果跟自己的性格有很大关系。首先她从小对保险就有点抵触,入行之后改观了,但她还是担心别人戴着有色眼镜看她。她也担心未来一旦没有帮助客户成功理赔,还会遭到埋怨。公司让营造积极向上的人设,她也不愿意做。原文连接

    有人拉不到客户,有人年薪百万

    数码
    分享到

2月04

  • 元宇宙盈利真的“遥遥无期”吗?Meta面临TikTok生死威胁!

    14:23 作者:小伍同学

    据报道,Facebook母公司Meta市值在一夜之间蒸发了2000亿美元,公司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将其归咎于利润下滑和用户流失。   扎克伯格在今日召开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TikTok是一个如此强大的竞争对手,在拥有庞大用户群的基础上,还能继续以相当快的速度增长。尽管我们的发展速度非常快,但我们竞争对手的发展速度也相当快。”   在扎克伯格发表此番言论之前,Meta已经发布预警,称当前季度可能是有史以来增长速度最慢的一个季度。对此,华尔街做出了惊恐的反应,导致Meta股价暴跌20%,创下2012年上市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   Meta正面临狂风暴雨   股价暴跌表明,除了来自TikTok的竞争之外,投资者预计Meta将来可能面临更加严峻的挑战。事实上,Meta首席财务官(CFO)戴夫·韦纳(Dave Wehner)等高管也承认,该公司面临着一场“狂风暴雨”。   自苹果公司去年推出新的隐私政策以来,Meta已损失约100亿美元的营收。新的iOS隐私政策,损害了Meta基于定向广告的商业模式。同时,通货膨胀和供应链中断等宏观经济状况,也影响了广告商的预算。   此外,隐私丑闻也加剧了用户不满,一些年轻用户纷纷转向TikTok等竞争对手平台。自Meta上市以来,其应用程序的日活跃用户首次出现下降,而月度活跃用户持平。   咨询公司LightShed合伙人里奇·格林菲尔德(Rich Greenfield)称:“在我27年的职业生涯中,Meta这一次的利润表现让我感到非常震惊,没有人预料到这一点。Meta正面临着来自TikTok的生死威胁。”   面对这一威胁,扎克伯格正寻求广告以外的营收多元化。本周二,由于未能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Meta将其数字加密货币项目“Diem”出售给了加州特许银行Silvergate Bank。   与此同时,Meta正在追求“元宇宙”业务。格林菲尔德对此表示:“Meta正被迫打造一些没有透明度的东西(元宇宙),直至几十年后开花结果。”   Meta之前曾通过收购,来击退对其社交网络霸主地位的挑战,比如收购照片分享网站Instagram和即时通讯应用WhatsApp。在此期间,Meta的广告业务基本上没有受到Twitter和Reddit等竞争对手的困扰。   业务模式面临毁灭性打击   但苹果调整iOS隐私政策,正对Meta的业务模式产生毁灭性的打击。这与谷歌广告业务意外激增形成鲜明对比,后者推动母公司Alphabet股价周三上涨近8%。谷歌高管表示,他们看到了来自所有广告商的强劲需求,尤其是来自零售商的需求。   一些分析师认为,谷歌广告业务的强劲,间接受益于Meta广告业务的低迷。谷歌的搜索广告,对在iOS设备上收集个人数据的依赖程度较低,因此受iOS隐私政策的影响较小。为此,广告商也将更多的预算投向了谷歌,而不是Meta这样的公司。   今日的财报结果也印证了人们长期以来的怀疑,在吸引用户方面,Meta正输给竞争对手。在过去的10年间,Meta在隐私和内容审核方面,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危机。   去年年底,Facebook前雇员弗朗西斯·豪根(Frances Haugen)向监管机构披露的Meta内部文件显示,该公司内部对其增长问题感到非常担忧。   调研公司Forrester的一项调查发现,2021年,在美国12岁至17岁青少年人群中,每周使用TikTok的人数超过了Instagram。如今,Meta正试图利用自家的短视频应用Reels,来复制TikTok的成功。去年,扎克伯格曾宣布,将把Reels作为Facebook产品体验中更核心的部分,来服务于年轻用户。 广告   这种转变将迫使Meta转向利润较低的商业模式。在该模式下,投放在视频中的广告带来的收入,要低于投放在新闻源或其“故事”(Stories)功能中的广告收入。   扎克伯格称:“虽然从历史上看,视频的盈利速度较慢,但我们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短视频的盈利将更像Feed或Stories,而不是Watch。”   元宇宙离盈利还远   从长远来看,扎克伯格将“元宇宙”计划置于传统业务之上。但他在上个季度曾警告称,这笔投资“在短期没还不会给我们带来利润”。   今日,Meta在其财报中首次公布了Facebook Reality Labs部门的业绩,该部门负责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产品,以及“元宇宙”相关努力。2021年,该部门实现了23亿美元的营收,全年运营亏损102亿美元。   Mindshare Worldwide全球首席数字官(CDO)汤姆·约翰逊(Tom Johnson)表示:“投资者将密切关注这些数据,以作为判断‘元宇宙’离实现盈利还有多远的第一个指标。”

    元宇宙盈利真的“遥遥无期”吗?Meta面临TikTok生死威胁!

    数码
    分享到

2月01

  • 传苹果Mini LED iMac Pro将在今年夏季发布 采用M1 Pro/Max芯片

    20:48 作者:小伍同学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还有众多优质达人分享独到生活经验,快来新浪众测,体验各领域最前沿、最有趣、最好玩的产品吧~!下载客户端还能获得专享福利哦!   据显示器分析师 Ross Young 称,苹果传闻中的 iMac Pro 将在夏季推出,而不是在今年年初春季。   Ross Young 说,他不再期望新款 iMac Pro 在春季推出,目前看来,“夏季”推出的可能性更大。预计面板将于 6 月开始发货,8 月或 9 月发布。   早在去年 12 月,Ross Young 表示,配备 Mini LED 显示屏的 iMac Pro 将在春季推出,彭博社的 Gurman 也认为该设备有可能在春季首次亮相,预计将于 3 月或 4 月举行。   据古尔曼称,苹果的春季活动将集中在 iPhone SE 3 5G,具有更新 A 系列芯片的 iPad Air 5,以及至少一款由苹果 Silicon 芯片驱动的新 Mac。Gurman 认为这台 Mac 可能是新的 Mini LED iMac 或 Mac mini,而根据 Young 的新数据,如果 Gurman 的信息得到证实,我们看起来可能会在升级款 iMac 之前看到新的 Mac mini。   有传言称,苹果正在开发一款 27 英寸的 iMac,将与较小的 24 英寸 iMac 一起销售。新的 iMac 将采用 Mini LED 背光,但 Ross Young 今天表示,他认为它的 Mini LED 区域将比 Mini LED 的 iPad Pro 和 MacBook Pro 机型少。   27 英寸 iMac 预计将看到苹果恢复“iMac Pro”的名称,以区别于 24 英寸 iMac,并使其与 MacBook Pro 机型的命名保持一致。iMac Pro 将包括与 MacBook Pro 型号相同的 M1 Pro 和 M1 Max 芯片,以及更新的设计,具有更薄的黑色边框,也许还有新的颜色选择。

    传苹果Mini LED iMac Pro将在今年夏季发布 采用M1 Pro/Max芯片

    数码
    分享到

1月24

  • 上天的卫星逐渐成为大国的烦恼

    15:36 作者:小伍同学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的航空航天教授、航天动力学、太空机器人和控制实验室(ARCLab)负责人 Richard Linares 就对低地球轨道能容纳多少卫星这一问题很感兴趣。他指出,马斯克“数以百亿计”的说法是将卫星占据的物理体积用作了计算依据,混淆了物理容积和轨道容量的概念,这就像把街边能停下多少辆车的算法应用在了高速公路能让多少车同时通行的问题上一样荒谬,是有误导性的。 就和高速公路上的车与车之间需要保持距离一样,太空中的卫星也不能太过密集。地球上的安全车距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例如车速、刹车性能、轮胎质量、能见度和驾驶员的素质等等;在太空中,轨道速度是轨道的固有属性,但对轨道容量施加影响的其他因素也有很多——卫星的轨道并非一成不变,不均匀的引力场、大气阻力、太阳辐射光压等因素都会对轨道造成影响。尽管卫星控制策略能够修正一些偏差,但仍有必要保持距离,以持续确保轨道安全。像星链这样的巨型“卫星星座”(satellite constellation),更是如此。

    上天的卫星逐渐成为大国的烦恼

    数码
    分享到

1月23

  • 当下年轻人最后的副业,在线工具人应当何去何从

    19:07 作者:小伍同学

    每个人都想赚钱。除了主营业务,农民工还利用业余时间做副业来增加收入。他们手里有钱,心里安全。但有一个问题是,我们应该做什么副业?有技能的人不担心没有工作,但没有技能和用户时间的年轻人该怎么办? 幸运的是,年轻人最不缺创意,万事屋应运而生。 这个小企业可以在许多一手和二手电子商务平台上找到。运营商将挂断产品链接,声称是工具人、一切之家,定位非常简单:是一个在线帮助。大帮助不能帮助,小帮助你说话,只要你能做到,尽可能满足。价格约为2元,根据任务情况进行讨价还价。任务奇怪:代表骂人,代表提醒情妇,代表在线课程作业,代表在线贷款…… 当然,一般来说,砍刀和新的App注册,情色相关,万事屋不接单。 我帮了一点忙,赚了一点钱,一个月挣几百块钱。所以万事屋的经营者大多是大学生,据字母列表了解,大部分都是女性。即便如此,竞争也逐渐激烈。做了三个月万事屋的倪欣然告诉字母列表,起初她的价格是5元,很多人来找她。后来万事屋越来越多,大家的价格慢慢降到2元左右。 帮小忙赚小钱并不意味着毫不费力。精彩的客户,艰巨的任务,被坑的风险……对年轻人来说,做万事屋就像一个实验,你永远不知道等待你的是惊喜还是惊吓。 此外,客户的需求也很奇怪。如果他们不太小心,可能会有法律风险。北京正在见永申律师事务所丹平原律师。他已经执业20多年了。他告诉字母列表,年轻人做万事之家。如果他们遇到代理商的需要,他们应该特别小心。如果你觉得奇怪,你宁愿不做:皮裤和棉裤一定有原因。 丹平原提醒客户委托受托人,委托事项不能违法,部分委托事项明显违法,如骂人,判断更好;虽然有一些委托事项表面不违法,但深层次违法也应更加注意,刑法最终渗透,表面合法,实质性严重违法,仍可追究责任。你可能只是把你的微信身份证借给别人,但如果对方用来做网络欺诈,你就会有麻烦。 字母榜和四个做万事屋的年轻人聊天。以下是他们的口头记录。

    数码
    分享到
  • 内卷之下的华为天才少年

    18:55 作者:小伍同学

    华为欢迎另一位天才青年 2022年初,复旦大学正式透露,复旦大学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研究生林天已与华为完成合同。毕业后,他将加入华为无线产品部,继续在5g通信领域工作。这意味着林天正式成为第一个在2022年公开露面的华为“天才青年”。目前,华为正在全球招聘人才。不久前,两名00后的俄罗斯天才少年也加入了华为。他们是22岁的女孩瓦莱里亚·里亚布奇科娃和20岁的男孩伊利亚·赫柳斯托夫。他们都在下诺夫哥罗德国立大学学习。他们也是参加国际大学生编程比赛(ICPC)的团队朋友。他们将在华为诺夫哥罗德研究院(Huawei Novgorod Research Institute)担任高级工程师,人才就是活力。2019年起,任正非组织并启动了“天才青年”计划。简言之,这是为了吸引具有最高挑战性和最高薪酬的顶尖人才。如今,华为的“天才青年”已经成为每年学院圈最轰动的招生对象。其中,华中科技大学是目前最大的赢家,共有6名毕业生入选。坚强的青年造就强大的国家。这些顶尖人才活跃在尖端科技的前沿。

    数码
    分享到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